如何玩转第三代生态大数据供应链金融?

供应链金融格局与生态


作为产业资本与金融资本的跨界组合,供应链金融融合互联网平台、大数据、传统金融风控等技术,基于企业生产、物流、信息、资金流而产生,可以精准地解决供应链核心企业上下游客户的融资“痛点”。由于受益主体是依附于产业链条上核心企业的上下游企业,因此推动供应链金融发展,可以成为促进金融“脱虚向实”的重要途径。


供应链金融的目标是提升供应链内部资金效率,最终达到资金方,核心企业,核心企业上下游,金融服务平台多方共赢的效果。

银行:竞争加剧,金融脱媒

供应链金融帮助银行实现:1、差异化竞争;2、开拓中小企业市场;3、有效监控融资动态风险。


至2017年1月,我国国内银行金融机构总资产已达到 232万亿,其中城商行和农村金融机构资产占比约为1/4,近 10 年增速始终高于行业平均和其他类别。城商行和农商行市场份额的提升主要是由于市场准入放松后的网点扩张,然而从业务上来说,各家经营特色并不明显,目标市场重叠度高。


随着资本市场的成熟,大型企业更倾向于通过股权、债权、资产证券化等低成本的方式募集资金,创业板、新三板也进一步分流优质的中小企业的贷款。互联网金融的快速崛起和民间资本效率的进一步优化,都使金融行业竞争进一步加剧。从资产业务的总量看,银行贷款占企业融资总量的比重逐渐下降。伴随着利率市场化的趋势,银行依靠利差生存的模式将受到明显冲击。


在这种背景下,银行面临两种选择,一是针对传统优势客户进行服务创新和升级;二是针对传统意义上的分优势客户,在开发手段、盈利模式和风险控制方面进行创新,拓宽客户开发的半径。


过去大客户偏好使银行陷入价格竞争、人脉关系竞争的生态圈中,产品技术、营销技术含量低,资源浪费严重,且收益不高。在中小企业市场,由于缺乏适应性的风险评估和控制手段,多数银行望而却步,有限的介入也往往辅以提高产品价格的风险补偿方式。对于中小银行来说,由于自身实力和监管的限制,客户选择面较窄,因此差别化经营、培育自己的专业化领域势在必行。而中小型的城商行和农商行往往定位于区域市场,服务特定的产业集群,围绕具备区域性特征的产业链开展供应链金融服务也具备一定优势。


传统国内商业银行的信贷流程大致为:寻找企业、提供固定资产抵质押(如果没有则提供保证担保)、出账、如果没有问题一年之后续贷。在这种模式下,中间业务无非是常规结算和与授信相关的手续费,如结算手续费、开票、开证手续费等。


由于中间业务更能体现一家银行在金融科技服务、知识服务商的竞争力,上市银行手续费净收入和利息净收入的比值已从 10 年前的平均 6%提升到 14 年的平均 26%,民生和招商银行则超过了 40%,显现出金融服务技术的提升,然而相对于西方银行仍然偏低(14 年美国银行 60.8%、摩根大通119.4%、富国银行 80.7%)。


供应链金融之于银行的贡献在于两点,一是用可控的成本服务了原来不能服务的客户,二是用可控的成本控制了原来难以控制的风险。一个核心企业要想持续经营,必然要对供应链上的企业进行相对精细的管理,所以供应链本身就是具有风险控制能力的,核心企业的初步筛选降低了银行的潜在风险。再通过对整个供应链的评估改善中小企业信贷准入标准,使银行获得对中小企业市场深入开拓的可行性。


银行利用供应链金融提供的高附加值服务可以提高核心企业粘性和部分客户粘性。由于核心企业在供应链中常常具有压制性的谈判地位,因此一旦与核心企业建立合作,链条中的上下游往往会比较容易接受。


核心企业:改善生态,业务转型

英国著名供应链专家马丁·克里斯多夫曾经说:市场上只有供应链而没有企业,21 世纪的竞争不是企业和企业之间的竞争,而是供应链和供应链之间的竞争。一个核心企业要想持续经营,必然要对供应链上的企业进行相对精细的管理,与上下游成员进行物流、信息流和资金流的协调。其中物流和信息方面,虚拟生产、VMI等方式可以有效地实现管理扁平化和终端市场需求信息共享。然而在供应链的部分节点,资金流导致的短板往往抵消了分工与协作所带来的效率优势和成本优势,成为供应链整体竞争力的关键。


最简单的供应链金融由核心企业自身就可以提供,如向供应商做预付款、对分销商增加赊销等。但核心企业作为独立的经济体,在保障产品销售的同时也会追求经济性,其手段恰恰是向上游延长账期、向下游缩短账期和向下游转移库存。然而过度挤压上下游不是长久之计,只有整个供应链的成本降低了,核心企业的采购成本才能降低,才能优化产品价格,进而增强经销商的粘度。


核心企业可以在供应链资金流规划的过程中充当协调者的身份,通过与上下游间的业务活动调节资金的分布情况。此外,核心企业还可以作为资金的提供者,由于资信水平较高,容易从融资渠道获得低成本的资金,可以为供应链成员尤其是中小企业提供资金。这满足了核心企业产业转型升级的需要,通过金融服务变现其长期积累的行业专业和资源。


而在金融服务的过程中如何规模化,可视化,效率化的做好供应链金融是核心企业遇到的问题。在搭建供应链金融体系时,遇到的诸如:环节中人行为不可控的问题,数据分析处理问题,缺乏动态监控的问题。并缺少有效的金融渠道经验和多维度金融生态建设方法。


而这些问题都可以通过紫枫金控的云数链大数据供应链来解决。如希望沟通交流解决方案详情,请后台留言。


中小企业:资金紧张、融资难、融资慢

核心企业因其竞争力较强、规模大,在与上下游中小企业的议价谈判中处于强势地位。为了减少运营成本,获取更大利润,其往往在交货、价格、账期等贸易条件方面对上下游配套企业要求苛刻,如要求更低的折扣、更长的赊购期限、更短的交货期等,从而给上下游中小企业造成较大负担。回款周期长、流动资金严重缺乏牵制了企业的周转速度。


在迫切的资金需求下,中小企业却又往往很难通过正常融资渠道得到资金支持。传统银行授信按担保方式区分为三类:信用授信、抵质押授信和保证担保授信。理论上,提高贷款利息就能够弥补风险成本,因此风险大不必然导致中小企业融资困难。


然而中小企业由于信息不对称导致银行无法对其有效设置差别化信贷价格体系。传统上的解决方案是要求借款人提供价值稳定、难以转移且易于变现的资产作为抵押,或者要求实力更强、风险水平更低的主体提供保证担保。而中小企业固定资产存量通常较少,往往缺乏银行认定的抵押资产;同时由于经营前景确定性较弱,也很难争取到其他主体的商业性保证担保。因此传统的授信技术和信贷评审技术对中小企业并不适用。


此外对于银行来说,中小型企业贷款频率高、单笔额度小、信息采集成本也高于大型企业,融资审核过程复杂,需要耗费大量时间和资金成本。如果这些成本通过利率转嫁到中小企业上,融资成本可能超出中小企业的能力。


企业不是孤立的,它一定是某个供应链上的成员,它基于经营的资金需求背后一定对应一个真实的交易背景,一个真实的交易行为。与传统银行授信模式相比,供应链金融对中小企业更具有包容性。


供应链金融不再局限于中小企业个体硬件的评判,更多以核心企业为中心,基于整个产业链的角度对供应链参与成员进行整体的资信评估,进而放宽了对中小企业融资的准入门槛。供应链金融还可以通过核实贸易情况、控制货权、第三方物流监管等工具进一步完善风险的管控。


根本上来说,供应链金融在两个角度对传统银行信贷进行改善,一是将银行的不动产质押偏好转向动产;二是对中小企业的信息缺乏进行补足。一方面是信息内容的转换,利用贸易信息补足个体信息(传统供应链金融的做法);


在供应链金融 2.0 的大数据背景下,可以直接降低获取信息的成本,拓宽获取信息的渠道,通过个体信息的丰富,实现无抵押无担保的纯信用授信;


供应链金融3.0作为一项金融创新,有着万亿级的市场规模,吸引了大量的市场主体参与到供应链金融中来,其中不仅包括商业银行、保理公司、大型企业、物流公司,还包括新兴的互联网金融公司、电商巨头以及ERP软件、金融风控公司等。


紫枫金控为代表的云数链大数据供应链金融3.0,则是在数据分析的基础上,向生态金融方向发展。通过“N+N”的连接模式,全面连接业态内的所有相关方,真正实现全方位、多维度的金融服务,全面解决企业产业链所有金融服务不同相关方的不同需求。


紫枫金控

“开放、平等、自主、挑战、激情”

供应链大数据金融生态平台。

依托“云数链”大数据平台,连接核心企业上下游和各类金融机构,建立大数据为基础的供应链金融生态


热门文章